自行车出口爆单:订单排到2023年 需求翻了几十倍

本文为“全球疫情下的中国经济复苏之路”系列之二

出品|清流工作室

作者|梁耀丹 主编|赵妍

爆料邮箱:

stoolpigeon@service.netease.com

大约在三四月份,广州规模最大的自行车整车厂商——千里达,开始频繁接到海外客户取消或暂停订单的消息。彼时正是全球疫情爆发的严峻时刻,多个国家和地区宣布封锁城市或国境。

该公司采购负责人张虹进入自行车行业已经有18年,她心想着,今年大概率是行业最艰难的一年,公司现有的订单不知道能做到几月份,“也不知道要不要裁人”。

恐慌是会传染的。张虹回忆,不少自行车零配件供应商听到整车厂商被撤单的消息,年后复工后不敢再招人,至于原来的工人,“不来就不来了”。

千里达市场部的王经理也记得,在当地自行车店几乎全部关门后,东南亚的一位代理商在心灰意冷下,捐了一批自行车给当地的医院用于抗疫救人。

但很快,从5月底开始至6月初,故事发生了戏剧化的扭转。市场需求突飞猛涨,海外订单纷至沓来。还没等张虹等人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,自行车市场已经供不应求了。

千里达的经历,是自行车行业今年市场犹如“坐过山车”般跌宕起伏的缩影。爆单背后,则是疫情影响下,海外民众出行方式的变化。多位从业超过十年的自行车业人士均对清流工作室表示,不曾想到,疫情爆发的2020年,反而成为了他们从业生涯中行情最好的一年。

暴增的订单

千里达方面向清流工作室表示,公司九成以上的订单来自海外,目前国外普遍自行车缺货,海外订单的需求量增加了几十倍,而公司个别客户的订单最远已经排到2023年,并且是在产能已经翻了三倍的前提下。目前,在现有的厂区内增加了多条生产线后,千里达的产能已经增加到了极限。

“现在我们只能做得了多少做多少。”该司市场部王经理表示,在需求急剧增加的情况下,为了维护好跟客户的关系,千里达只好给每个客户都匀一点单。即便如此,国外的客户依然抱怨声不断。“现在需求完全满足不了客户的,比如说客户下10万辆我们只能给两万辆,交货期还比之前大大延长。”王经理称。

需求高意味着不愁卖。王经理的工作是品牌营销推广,但在今年,他的工作量少了许多——再也不需要在海外渠道投放大量的广告。“订单都接不完,为什么要做广告?”王经理表示,现阶段不打广告的另一重考虑是,国内经销商看到广告觉得公司肯定有货,但是要货又没有,反而招致骂声。

但在距离千里达总部10公里之外的另一家自行车工厂——广州美雅途助动车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美雅途”)的负责人蔺先生则显得异常忙碌。他一边频繁地接待客户来访,一边正筹划着增开一家新厂。

美雅途成立时间仅有6年,主要做电动助力自行车出口——这是一种在传统自行车基础上增加了动力辅助系统的车型。近年来,电动助力自行车在欧美市场备受欢迎,在中国却鲜有人问津。蔺先生表示,近几年,公司每年订单量基本以30%-40%的速度增长,但从今年5月份左右开始,“订单一下子涌过来”,直接让美雅途的订单量较往年翻了一倍。

邹旭是一家自行车零配件外贸批发公司——深圳市三六五户外用品有限公司的老板,同样在今年收获了翻倍的订单。在他看来,自行车爆单与欧美民众出行方式的改变息息相关,海外疫情爆发后,部分公共交通停摆,多国政府对民众购买自行车进行补贴,加上坐自行车可以锻炼身体,欧美国家民众更青睐选择自行车出行;此外,越南、印度等原本在自行车制造成本领域占优势的国家,由于疫情原因生产受到影响,因此订单纷纷转移到中国。

“不得不说,祖国的疫情防控成果,使我们这个行业享受了一波红利。”邹旭表示。

事实上,不仅是出口,自行车国内的销量也出现逆势增长。国产老牌自行车厂商——上海永久对清流工作室表示,2020年1月至10月,上海永久打破历史销量纪录,同比增长70%。其中童车增长102%,自行车增长70%,电动车增长22%,利润同比增加超过70%。

根据上海永久方面的说法,疫情尚未复学期间儿童在家、政府及专家倡导疫情期间自行车出行、以及自行车出行能够防止密闭空间病毒传播等因素,都推动了自行车产品的热销。

中国自行车协会数据显示,2020年上半年,在轻工业19个大行业中,自行车(包括电动自行车)等4个行业营业收入实现同步增长,1-10月,行业实现利润同比增长20%左右,比轻工业平均利润增速高20个百分点以上,高于全国工业30个百分点。

海关总署统计数据则显示,第三季度自行车出口金额达到11亿美元,创下近25年来单季度纪录新高。

不过,爆单之下,也埋伏着痛点——近期人民币升值,对出口企业而言并非利好。美雅途负责人的蔺先生表示,近期人民币汇率的变化影响了公司约20%的利润。千里达方面也表示,人民币升值亏蚀了10%左右的利润。

尽管如此,火爆的市场依然让以往许多“薄利”的自行车厂老板尝到了久违的甜头。

千里达市场部王经理回忆,大约在七八月份的时候,朋友圈的零部件厂商老板开始晒起了新买的豪车,甚至有人晒出了在深圳新买的别墅。

“自行车行业本身体量就很小,赚到钱的人并不多,只能说,今年的这个行情,让这个行业原本低着头走路的老板们终于抬起了头。”邹旭表示。

供不应求的零件

一边是激增的订单,另一边则是跟不上供应的自行车零配件。

前述自行车行业人士向清流工作室表示,自行车由一百多个零件组成,缺一不可。然而,今年变速器供应却异常紧缺。长期以来,变速器主要由日本禧玛诺、美国速联两个国际品牌占据市场。但到了今年,由于疫情关系,上述两个品牌的生产一度受影响,导致自行车核心零件非常紧缺。

为了摆脱“无米下炊”的窘境,一些厂商不得不改用国产变速器。

“现在因为进口变速器供不上货,为了平衡进口零件供应紧张的问题,我们大量的用国产的变速器替代。新冠疫情之前,大部分国外客户依然是不太愿意接受国内的零配件,但其实在国内自行车行业,前期有一些厂商已经很努力的做到了技术上的突破,只是一直没机会得到市场的认可,而这一次也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契机。”上海永久方面表示。

不仅是变速器,由于自行车行业行情突然暴涨,许多零件均出现不同程度的紧缺。

“在疫情刚爆发的时候,供应商都想着没生意,要怎么渡过难关。突然间,大量的订单压下来,搞得大家都没什么准备,然后都拼命地招人加设备。”邹旭如是阐述自行车零件紧缺的原因。

“我们现在基本就是打感情牌求供应商,我跟采购讲,要‘一哭二闹三上吊’,再不行就去工厂,站在生产线旁看对方在做什么,求人家帮我们做。”张虹表示。

与此同时,由于铝价上涨,许多自行车零件出现了不同幅度的涨价,也给自行车这条长长的产业链增添了不少变数。

张虹表示,平常供应商一两年都不涨价,现在是过了两个月就来一波提价,这意味采购要把价格管理系统的资料重新做一遍,再把价格数据调出来分析和跟业务员沟通。“我觉得今年都做了10年的工作量。”张虹称。

李德荣是一家自行车零件供应厂商——深圳市汉鸿欣精密科技有限公司的老板,他认为,今年的市场订单比较饱和,供应商可以“挑三拣四、有选择权了”,大家都想优中选优,平时跟供应商关系更好的整车厂更有优势,不良的客户则被放掉了。“一个是看(对方)资金能力,一个是(对方)平时对供应商的态度。”李德荣称。

但在他看来,今年的自行车厂商的状态十分混乱,“买不到货,出不去货,一个订单反复折腾,这不是常态的。”李德荣称。

谨慎的厂商

然而,面对千载难逢的爆单行情,许多厂商却显得十分谨慎。前述多位行业人士表示,即便是供不应求,厂商宁愿少接点订单也不太愿意盲目扩大产能。

“这波的订单潮是受疫情的影响而突然爆发的,会有一些不确定因素存在。在订单中可能也会存在一些重复的订单,订单存在一定的水分,也就是说采购商为了能更快拿到货,可能同时在不同工厂下单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自行车产业研究人士表示。

在邹旭看来,厂商保持理性扩张的主要原因在于“大家都被共享单车搞怕了。”邹旭对发生在前几年的共享单车盲目扩张热潮仍然心有余悸,据他所称,共享单车对传统自行车的行业的冲击,直到现在仍未恢复。早期的共享单车倒下后,许多供应商被欠下巨款,他身边不少同行——包括他的师傅,都已经转行。

邹旭一度做过自行车轮胎代理,令他印象深刻的是,在共享单车泡沫破灭后,他打电话访问客户,才知道几乎自己的全部客户都倒闭了。

邹旭认为,自行车本身是重资产行业,有了前车之鉴,现在自行车厂商都变得非常谨慎,不敢再轻易扩张。

李德荣也吃过盲目扩产的亏。他还记得,刚出来创业的时候,盲目追求利润,接了不少大订单,最后品质管控不好,客户跑款率高,搞到自己收不了场。“我们现在是根据自己的生产能力去优化订单,不会说有订单就盲目地接,我认为最佳的状态就是能做多少就做多少。”李德荣表示。

事实上,已经不少自行车厂商看到,随着冬季的到来,自行车行情已经相较夏季有所缓和。

这股自行车热潮将持续多久,没有人能给出确切的答案。

张虹从这波行情中,看到了中国自行车制造业的值得忧思的地方,“这个行业是劳动密集型的,劳动力却是个问题,中国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做(这个行业)了。”

而前述自行车产业研究人士看来,在这波浪潮过去后,国内自行车厂商可以从几个方面寻求增量:一是自行车关键零部件的突破,如变速系统,生产的紧张很大程度受制于变速系统的供应不足;二是提升品牌,目前国内出口以OEM为主,自主品牌较少,产业强于生产弱于品牌;三是加大电助力产品的研究,特别是电气系统,这是电助力产品的核心技术,目前已经有几家国内厂商取得了不错的成绩。

(文中张虹为化名)

梁耀丹是清流工作室高级作者,常驻广州。

网易清流工作室(微信号:wangyiqingliu)出品,转载请先联系授权,更多内容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。

(责任编辑:杨斌_NF4368)

原创文章,作者:PC4f5X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yiwang176.com/123.html